2022年10月6日   星期4
网站首頁
本站會刊
最新動態
藏品欣賞
交易沙龍
反饋留言
网站管理
企業郵箱
聯系我們
 
 

更多連接

 
首頁 > 本站會刊 > 會刊1

聆听刘传 撰文:孟涵



    初秋。到寓所拜访刘传。
    这是一位清 和蔼的老人。大眼镜,宽额,长耳。白衣白鞋,老熊中透出机敏和儒雅。
    老人一心扑在陶艺上。说话慢,却惊人的清晰而精辟。
    我聆听着。如临甘泉,如沐春风:
    前几天在《羊城晚报》看到曾竹韶教授的消息,他现在应该是百岁老人了。
    六十年代我在中央美院一边做陶塑一边讲课,曾教授问我:为什幺你不用模特儿?他连做衣纹也要参看模特。我说,你们有十几个模特,我是几百个模特。以前天天在街市观察,各种人物形象熟记于心。
    我是有规则之不规则,不规则之有规则。
   “石湾公仔”最近为侵权打官司,许多人不了解现在同过去的区别。
    旧社会石湾窑是民窑,政府不重视,让它自生自灭。
    民间艺人的创作生了仔再改名,生活中观察到拍蚊的姿态有趣,做出来就叫《拍蚊公》。
    艺术创作有它的社会背景。日本侵略中国时我造神仙道佛最多。为什幺?因为人心惶惶,大家拿罗汉、观音、关公去供奉。
    解放后,我们造历史上有贡献的文人雅士,创作首先分析人物性格、社会背景、主题思想。大屈原就是北京历史博物馆指定我造的。
    刘传让他夫人捧出一尊关羽像。高约40厘米,底石刻着:“关公镇守华容  一夫挡关  万夫莫敌”后面题款:“98年5月   刘传  83岁”
    这个关公双手交叉在胸前,双脚叉开,大刀搁在石上,战袍也在前边打了个结。
    过去关公做来做去大多是两种姿态,一是坐着夜读兵书,一是站着提大刀,捋胡须,没有什幺表情。上两月我就决心造一个从来没有过的关公形象。
     我表现他傲慢的气质。交叉手,刀放侧边。以静为主,外静内动,有一种内在的力量,象屏障一样。动也有一点,动在表情上,威猛中有蔑视。光是面部刻划还不够,我就让他有一缕胡须飘起来了。真正有功夫的人不在花拳锈腿。武术说“立身中正安适,支撑八面”。
    你仔细看,会觉得手的比例长得不合理。手不长,就不威风。艺术为表现主题而夸张,为比例而比例不行。我追求的是艺术的视觉效果,不是蓝图标本。
    中国传统是大将无项,美人无肩。戏剧也是这样。这一点我学中国的优点。人的比例我学西洋雕塑。中国讲人身7个头长,西洋是9个头长。他们的大雕塑空间效果很好。
    关公的脚我反复改过。叉得太开没有力量,太拢又过于斯文,要恰到好处。
    我希望有生之年,作品多些风格,多些形式,给后生看看。
    今年我准确再造一个与众不同的观音。如果精神许可,还要造一些武松。醉卧景阳岗。半睡半醒,与李白醉酒不同,枕戈待旦。老虎等明年再造──今年是虎年,打虎不好。
    香港吴志明先生在石湾陶艺收藏家协会成立大会上讲得好:好的作品是有生命力的,不是公仔。造得好的,我自己也百看不厌,心情开朗,很舒服。
   刘传生于1916年。从12岁开始“窥视”学陶艺。七十年来孜孜以求,呕心沥血。近几年顽疾缠身,仍然是生命不息,创作不已,从不间断地向着艺术的一个又一个高峰冲刺。
   这就是我们的大师──石湾陶艺承先启后,功勋彪炳的解放后第一位中国工艺美术大师。
 

 


上一頁      下一頁
 
 粵ICP備06006207號
版權所有 (C)2005-2008 佛山石灣陶藝收藏家協會 网站備案編號: 粵ICP備09217552號 粤公网安备 44060402000914號
本站所有文字和圖片,版權歸佛山石灣陶藝收藏家協會所有,未經許可,不准轉載或其它商業用途!